您的位置: 主页 > 停车APP乱战:车主用着不爽 车场也不敢装

停车APP乱战:车主用着不爽 车场也不敢装

  一次停车时,小魏正赶上一款停车APP的地推做活动——扫码安装可减免一小时停车费。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道理,小魏也就安装了对方的APP。刚开始,APP给小魏的用户体验还不错:“去一些地方都能找到停车场,手机付费也方便。”但有一次去办事时的经历,让小魏对这类APP产生了质疑。

  “我出发之前搜过APP,显示的是我去的地方附近没有车场,但我过去之后发现其实那里有停车场,而且还不止一个。”把车停在其中一家停车场的小魏,还遇见了另一款APP的地推人员。“我这才明白,人家这是互相抢地盘呢。”小魏之后下载了另一款APP,结果发现新APP上的停车场分布和之前那款完全不一样,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地方相近的两个停车场各归两个APP的情况。

  好奇心驱使,小魏又下载了好几个不同的停车APP,结果发现,几乎没有一家停车场同时出现在两款不同APP的情况。“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跟停车APP合作的停车场一般都装了APP公司自己的道闸,那肯定不会出现一家停车场装两种道闸的情况。”

  小魏认为APP之间的竞争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到底该用哪款APP?“虽然有的APP停车场数量多,但毕竟不能做到全覆盖,万一我要去的地方不用这款APP怎么办?难道说我应该把所有APP都下载下来,每次去停车时都查一遍吗?”

  与小魏一样,车主小梁也是通过地推安装了一款停车APP。名人娱乐虽然用车很频繁,但小梁对停车APP的需求却并不强烈:“我开车去的地方大多是自己熟悉的,旁边哪有便宜的车场,甚至哪里能偷停我早就知道。” 仅有的一次求助停车APP的经历,给小梁留下的也并不是什么好印象。“那一次是合住的朋友生急病,我送他去友谊医院。”对医院附近不熟的小梁,去之前就打开了停车APP,想要在附近找一家停车场,但APP显示最近的一家停车场距离医院有两公里。“当时我就觉得很无语,难道是让我停完车再扶着朋友走过来吗?”停车APP帮不上忙,小梁只能直接去医院碰碰运气,结果发现医院里边是可以停车的,只不过收费比较贵。“即使再贵,我也觉得这要比把车停在两公里外方便得多。”

  事后回想起来,小梁觉得自己平时的停车习惯注定了他很难去接受停车APP。“我最关心的是要去的地方到底有没有车位,如果有,我就希望停在那里,我不希望为了省每小时五六块的停车钱而多走路,很不方便。”从个人经历来说,小梁常去的商场一般都有车位,其中有很多还设了就餐或购物免停车费的优惠,比用APP付款还要省钱。

  目前已经有一些停车场选择与停车APP合作,但有的停车场却还不想踏进这片市场。位于东打磨厂街的宝鼎中心停车场就是持观望态度的一例。停车场负责人老付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每个星期都至少有一家停车APP公司来找他谈合作,但他都回绝了。

  对于停车APP公司提出的换道闸要求,老付不愿接受。“就算他们说免费帮我换,我也不太乐意。就好比本身一个手机用得好好的,人家非要塞来一个新的,说免费送,那我也不一定非要换掉原来那个吧?”而且,如果真换了道闸,老付总觉得会有一种被人“拿住”的感觉:“起码在技术这块以后都得听对方的,要是人家做大了,给我使点手段我可受不了。”

  但在老付看来,换道闸只能算是小事,真正让他感到头痛的是目前停车APP的市场太不成熟。“新公司太多,我这边还有武汉的公司拿着他们在其他小城市做APP的经验跑到我这来打广告,我当时都觉得好笑,合着拿我这儿当拓展北京市场的小白鼠了。”正说着,老付拿出了厚厚一摞宣传手册,总共得有十来本,全都来自不同的公司。“这都是最近一两个月过来发的,之前的我都给扔了。其实真的不能怪我犹豫,如果总是有人来给你推销产品,还是不同公司推销同一类的产品,你就保证你能分辨哪个好哪个不好吗?万一我装了人家道闸,结果没半年对方倒闭了,我找谁说理去?”

  接待APP推销员的次数多了,老付也悟出了自己的合作准则。“倒不是说我一定不跟互联网公司合作,毕竟现在这是个大趋势,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据老付分析,这类停车APP进行一轮大洗牌的时间应该就在近一两年。“就跟电商平台一样,最后剩下的就那几个,停车APP目前还在互相打的阶段,我先等死掉一批APP再考虑合作的事。”

  老付所担心的停车APP公司不稳定的问题,恰恰让王府井新燕莎金街停车场碰上了。“去年五月,我们刚跟一家叫‘萝卜停车’的APP谈好合作,还没一个月,人家给我来个信,说没资金了不玩了,弄得我一头雾水。”停车场负责业务洽谈的小崔说。

  小崔回想,好在当时对方没提出换道闸的要求,只是提出将停车场月租的服务外包过去,所以没有对停车场的正常业务有什么影响。但经历了这档子事,再跟其他停车APP谈业务时,小崔总是提醒自己要谨慎再谨慎。

  现如今,但凡有人来谈合作,小崔都提出两点要求:第一,不换道闸;第二,收入不分成,原本停车场该收多少就收多少。光是这两条原则就挡退了绝大多数公司,可还真有公司说能满足这两点要求,但他们提出停车款通过支付系统需要先进入APP公司自己设的账户,这一点是小崔不能接受的。“说得直白一点,如果说钱先进了对方的账户,我是没有办法去监督钱款数额的准确性的。如果对方在背后做一些数据上的处理,比如给某些车开后门不收费,我这边完全没法去控制。”

  除了可能存在的“猫儿腻”,小崔对于网络的稳定性也有一些担忧。“目前我们停车场用的是自己的局域网,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可如果和停车APP合作势必要接入到互联网,一旦出现服务器宕机,后果不堪设想。”小崔表示,一旦外部网络出问题,停车人的进场信息就调不出来,出场时交多少费也就无法得知,这对于停车场的损失巨大。“而且车主如果遭遇这种问题,他最先想投诉的肯定是我们停车场,而不是停车APP,等于我们得为停车APP的技术问题担责任。”

  停车宝是众多停车APP公司中的一家,在公司副总裁杨义平看来,限制停车APP行业发展的最大原因还是它作为“资源型行业”的本质:“人们总说‘互联网+’,但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是‘+互联网’——互联网只是一种手段。想做大,关键还是看能不能取得停车场资源。”去年5月和8月,国家曾发布过两次关于停车APP行业的鼓励性政策,一时间大量新公司涌入,但随着时间推移,其中的很多公司都已死亡。“很多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转型过来的,技术没问题,但就是谈不妥停车场这一块。没有停车场,可以说你想烧钱都烧不起来。”

  在杨义平看来,互联网行业的特点是多家公司互相竞争,而停车行业需要的则是垄断,否则就会出现之前车主小魏遇到的“一片地方由不同APP瓜分”的问题。“理想化的模式是一个城市只用一种APP,政府现在也在往这个方面努力,做统一的停车资源管理平台,APP公司在其中也应该积极与政府合作。”杨义平认为,这种理想状态的达成并非一蹴而就,应该还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主笔 莫凡 插图 宋溪)

上一篇:怎样让你的广告语真正促进产品的销售?
下一篇:名人娱乐平台:小学生奖状被植入广告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