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名人曾经引发过激烈的讨论

名人曾经引发过激烈的讨论

  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背景:深圳市政协原副主席黄志光,此前一审被广州市中院认定受贿钱物300万余元并非法持有被判刑14年。据了解,广州市检察院还指控,黄志光曾于2008年收受商人李亚鹤的贿赂100万元后捐往寺院,该笔款项也应构成受贿,但法院未予认定,遂提出抗诉。

  新京报发表董平的观点:黄志光收到李亚鹤的100万贿款,并未将其退还,还以自己名义捐赠出去,这实质上就等于自己已取得这笔钱。捐赠100万元,充其量属于对受贿款项的处置,是行为人在受贿犯罪结果以外的事实行为,它无法改变受贿的既遂状态。以赃款去向作为罪与非罪的界限,实质上是混淆了犯罪动机与犯罪目的,也难免导致适用法律的错误。

  华商报发表舒圣祥的观点:几年前,原湖南临湘市副市长余斌“受贿扶贫”的案例,曾经引发过激烈的讨论。相比余斌将受贿款用于扶贫帮困,黄志光将受贿款用于捐赠寺庙,其实根本不值得同情与宽容;为什么广州中院还会如此认定,值得反思。司法各自为政裁判不统一,不仅会给公众理解法律精神带来极大混乱,同时也会给枉法裁判留下极大的徇私空间。因此,这不仅是一个司法的问题,或许还是一个反腐的问题。

  小蒋随想:把受贿赃款“捐”给寺庙,再度表明一些贪官既不信马列,也不信苍生,而是相信鬼神。求神拜佛并未保佑贪官不落马,说明某些“信仰”的蒙昧。就算是从佛教的角度,也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贿赂”佛祖可耻可笑。黄志光怎么花赃款,本不应影响其受贿行为的认定。广州中院却认为“捐庙不算受贿”,不只是无厘头,更是司法裁判上的重大谬误。当法院判决禁不住公众考量,让人们如何相信司法?

  背景:高考途中勇斗歹徒的柳艳兵,受到社会广泛赞誉。有媒体又挖出“新料”,说柳艳兵的曾祖父是革命烈士,祖父是优秀员,他的身上流着革命烈士的血,属于红色基因。这种论调遭网友拍砖。

  钱江晚报发表刘雪松的观点:媒体此番将夺刀少年与他的家庭背景联系起来,直接冠以红色基因的血统关系,却客观上将一个青春少年的壮举,归为了龙生龙的必然关系,一不小心跌进了唯心论和血统论的窠臼,也将出生背景的优越感,用狭隘的理念传导给了社会大众,直接将平民众生划出了分享英雄精神、平等赞美英雄、接受能量传递的界限之外。这种添彩不成反添堵的宣传腔,实际上反落了个弄巧成拙的效果。中国历史上很多英雄事迹英雄人物,后来遭到民众的质疑与非议,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人们对这个人物本身有偏见或者有意见,而是对舆论托得太高太大太上,太与自己有距离感,因而心存反感。人们这次对某些媒体拍砖,既是坚持自己对这个朴素少年的朴素情感,也是对这个少年英雄质朴、真实形象的由衷呵护。

  小蒋随想:这是典型的过犹不及。当正面赞誉变为无耻献媚,名人娱乐甚至要往血统纯正、祖宗“显灵”上靠,其实是对英勇少年的“捧杀”,更是对公众情商与智商的侮辱。柳艳兵是一个平凡的学生,但由于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他的人格又是伟大的。恰恰是“平凡的伟大”、草根性的光辉,最能给人带来深深的感动。媒体喜欢炒作、更喜欢造星,对于“没有新闻就过气”的艺人来说,很享受被炒。但对于平民英雄,报道最好以“白描”为主,平民英雄绝不愿被捧上神坛、再遭遇“撤梯”。柳艳兵说:“我们做得并不多,但社会各界给了我们太多”。英雄少年自己是清醒的、也是谦逊的。某些媒体就别瞎扯淡了。

  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上一篇:名人娱乐平台:微信能主动“做减法”
下一篇:违反公德的事件屡屡在网上引发热议

您可能喜欢

​微信又㕛叒叕改版了

​微信又㕛叒叕改版了

​有两个巧合必须要说

​有两个巧合必须要说

​群众冒热汗就该有人冒冷汗

​群众冒热汗就该有人冒冷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