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成见 中兴:美国往事与卖地现实

成见 中兴:美国往事与卖地现实

  面对美国政府对华提出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通信厂商中兴通讯将会想起,美国发出禁止7年内向它出售元器件、软件和技术的那个下午。

  2018年4月下旬,那场中美贸易摩擦下的冲突让人意识到,中国的科技产业并非如想象般强大,它引起一股反思潮,众人意识到自主创新和核心技术掌握在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尽管经过中美多番磋商,美方做出让步,但当事人中兴通讯仍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接受美方随时监管,以及10亿美元巨额罚款等。

  那场冲突更深远的影响在于,中美之间贸易纽带实在太强,中兴通讯有20%零部件从美国进口,自不必说向美国这个大型市场输出的商品及服务规模。

  支付10亿美元罚单,催生经营活动无法进行导致的经营损失、预提损失,中兴通讯业绩急转直下。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394.34亿元,同比减少26.99%;归母净利润-78.24亿元,同比减少441.24%;第三季度,预期净利润仍在68-78亿元之间,同比减少274.15%-299.76%。

  外界对中兴管理层采取的策略翘首以盼,董事长李自学不能再炮制像5个月前解决制裁案那般,请76岁的创始人侯为贵出面擀旋。

  最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管理层祭出了压箱底的一招——把地产项目,卖掉,套现。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9月19日,中兴通讯宣布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即“深投控”)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拟就公司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工业园北区、龙岗区布吉片区的土地及物业资产与深投控进行交易。

  牵手深投控的时机实在巧合,这是中兴通讯自4月疲于应对制裁案以来,第一个公告披露的资产交易事项。在此之前的2018年间,这家公司只披露过两笔资产交易,一是转让中兴软创43.66%股份,二是引入万科开发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项目——年内的三笔交易,有两笔和地产相关。

  有投资者听闻此事后如是打趣:“没有什么问题是卖一个地产项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卖两个。”

  中兴通讯出售的深圳项目并未最终敲定交易方案及交易作价,需要视资产评估结果及项目实际情况而定,但好事者已经自行挖掘疑是交易标的项目。

  其中之一或为深圳南山区西丽工业园附近的T501-0041号中兴人才公寓三期宗地,已于2016年获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性质为“公共租赁住房”。项目当时经过调整后总建筑面积由25.8万平方米调为25.8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18.6万平方米调为18.41万平方米。

  不过,有媒体曾于2017年12月报道,中兴通讯因西丽项目涉及“配套人才公寓涉‘以租代售’”,被深圳住建局约谈并要求整改。

  可惜公共租赁住房与商品住房毕竟不可划等号,否则按南山区动辄9万元/平方米的房价,中兴西丽项目的货值大约能达到200亿上下。

  对于地方国企深投控而言,这仍是一笔容易算账的交易。接盘一个豪宅片区的公租房项目,即便用来收租也不难获取高额回报。更何况中兴提供的资产清单里,还添了一个龙岗的项目,那个片区如今是刚需的集中地。

  上述交易唯独有个隐秘的条款:中兴旗下中兴康讯以持有的国鑫电子10%股权,为中兴康讯的各项义务提供担保;国鑫电子与深投控签订《抵押合同》,前者以龙岗区布吉片区宗地及其建筑物提供担保,担保金额22.87亿元,担保对象是中兴的全部债务。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中兴对交易项目进行增信的举动揭示着,即便敲定交易意向,买方仍对它的项目、债务等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无论怎样,若能剥离地产项目,中兴做出的退让是值得的,这或许能为上市公司回笼一两百亿的现金,并一定程度上修复10亿美元带来的利润亏损缺口。

  因此投资者们又再次打趣:“房地产或许才是中兴除运营商网络、名人娱乐政企业务、消费者业务以外的‘第四驾马车’。”

  早有媒体发现,2012年中兴通讯在财报中首次使用“投资性房地产”类目,对应额度半年内增加16亿元。房地产平台“中兴发展”,在深圳、杭州、重庆、沈阳、南昌、燕郊及法国设立子公司,并进驻科技园。此外,物业管理面积逾百万平方米。

  其中,通过产业地产扩张是最主要、最有效的渠道之一。典型案例是2018年3月20日,中兴通讯南京滨江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开工,总规划建筑面积126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200亿元。

  中兴通讯在财务报告中鲜有提及土储规模,但不露形色的数据中仍会显露一些迹象。

  按中兴通讯的解释,所取得的土地使用权,自行开发建造厂房等建筑物,外购土地及建筑物支付的价款等,主要包含在无形资产、固定资产指标。这意味着,房地产相关规模大致能从投资性房地产、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洞察一二。

  近三年多时间,中兴通讯投资性房地产规模稳定在20亿元上下,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含部分地产)均较2015年有所上升。

  变化最大的是在建工程,这项指标反映企业期末各项未完工程的实际支出,包括交付安装的设备价值,2018年6月底对应资产规模几乎是2015年3倍,说明中兴在加大房地产项目工程建设。

  中兴通讯2018年半年报也披露,其在建工程涉及深圳、三亚、南京、长沙、上海等项目,总预算约53.65亿元。期末,该公司就深圳、上海、南京、河源的楼宇申请房地产权证,账面净值27.61亿元;就深圳、南京、梧州的土地申请土地使用权证,账面净值2.82亿元。

  房地产作为非地产上市公司的配套或投资方向,近年来由于国内房价持续快速上涨,它的作用已非昔日逻辑可解释。有自媒体曾不无担忧地形容,企业正被房地产绑架。

  类似的案例,在证券市场上俯拾即是:2017年底,*ST厦工拟向关联方厦门海翼资产转让名下12套房产及厦工(三明)重型机器名下1套房产,预计增加净利润757.93万元;*ST圣莱拟将宁波一宗土地及附属建筑物全部转让,预计给公司带来净利约1963万元。

  2018年2月,中兴通讯与万科签订委托协议,据此万科将负责中兴通讯2017年以35.4亿元竞得的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项目从开发、销售到运营等工作。中兴通讯称,此举预计税前利润贡献合计约27.23亿元。而2016年、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仅分别为-23.57亿元、45.68亿元。

  日本学者大前研一说过:进入一个行业,专业化,然后全球化,这才是赚钱的唯一途径。对于部分非房企而言,如何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专注于自身行业的专业化进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中兴通讯此前在8月29日股东会上公开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和生产任务已恢复正常,接下来几年,通讯行业的关键竞争和机会就是5G。这显示出大难过后,管理层整装待发的姿态,但或许等到外界不再关注它的房地产新闻时,它才会最终走向专业化。

  成见 置身于庞杂喧闹的外部世界,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名人娱乐:公告 观点地产网2018中秋假期休刊安排
下一篇:股神与地产 巴菲特为何进军伦敦 2018年09月13日

您可能喜欢

​预算流程是怎么搞砸公司的?

​预算流程是怎么搞砸公司的?

​成见 中兴:美国往事与卖地现实

​成见 中兴:美国往事与卖地现实

​群众冒热汗就该有人冒冷汗

​群众冒热汗就该有人冒冷汗

​露薇:健康纤体瘦身餐的倡导者

​露薇:健康纤体瘦身餐的倡导者

​中国没有莫博士,谁的悲哀

​中国没有莫博士,谁的悲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