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但仍没有(灭他心中“工业救国”之梦

但仍没有(灭他心中“工业救国”之梦

  91岁的火箭专家梁思礼4月14日在北京去世。他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身份:梁启超的儿子。梁启超,上过历史课的人都知道,戊戌变法的领袖之一,近代著名思想家、政治家和学术大家。但历史书上一定没有告诉你,除了上述各种“家”,梁启超或许还是近代史上的“最强老爸”。

  先看看梁启超教育出了怎样的一个精英家庭吧。长女梁思顺,诗词研究专家。长子梁思成,杰出的建筑学家。次子梁思永,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开拓者之一。三子梁思忠,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的军官,参加过淞沪会战。25岁不幸早逝。次女梁思庄,我国图书馆学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四子梁思达,经济学家。三女梁思懿,著名的社会活动家,长期从事对外友好联络工作。四女梁思宁,在姐姐梁思懿影响下投身新四军,从事宣传工作。五子梁思礼,著名的火箭控制专家。

  直到现在,很多中国父亲都很难十分直白地对孩子表达爱。但梁启超经常会告诉孩子们,自己有多爱他们。九个儿女,各个性格不同,梁启超要确保他们都能感受到父爱,而且都觉得自己是父亲心中特殊的一个。他给大女儿思顺取爱称“大宝贝”,三女儿思懿被他取了个外号叫“司马懿”,小儿子思礼的代号则是“老白鼻”(老baby的谐音)。

  对长子梁思成,他说:“你们若在教堂行礼,思成的名字便用我的全名,用外国习惯叫做“思成·梁启超”,表示你以长子资格继承我全部的人格和名誉。”

  对次女梁思庄,他在信中“肉麻”地写道:“小宝贝庄庄:我想你得很,所以我把这得意之作裱成这玲珑小巧的精美手卷寄给你……”

  如果梁启超生活在现在,他是绝不会去写《我的儿子读哈佛》之类的畅销书的——因为“读名校”“升官发财”之类,根本不是他对子女教育的目标。

  梁启超的子女中,名人娱乐大多学的不是所谓的“热门专业”,但凡是真心喜欢,且对社会有益,他必定全力支持。次女思庄留学加拿大著名的麦基尔大学,在选择具体专业时,梁启超考虑到现代生物学在当时的中国还是空白,希望她学这门专业。思庄遵从了父亲的意愿,但在学习中,生物学无法引起思庄的兴趣,她十分苦恼,向大哥思成叙说。梁启超知道后,心中大悔,深为自己的引导不安,赶紧写信给思庄。思庄遂改学图书馆学,最终成为我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

  为帮助二儿子思永在考古学上有所进益,梁启超亲自为他联系自费参加著名考古学家李济和瑞典考古学家斯文赫定的考古发掘。他在给梁思成的家书中曾这样写:“思成所学太专门了,我愿意你趁毕业后一两年,分出点光阴多学些常识,尤其是文学或人文科学之某部门,稍多用点功夫。我怕你因所学太专门之故,把生活也弄成近于单调;太单调的生活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乃至堕落之根源。”

  不强求成绩,不干涉兴趣,但梁启超也有一件最看重的事情:品行。他曾说:“你如果做成一个人,智识自然是越多越好;你如果做不成一个人,智识却是越多越坏。”

  如果说在教育方法上,梁启超是个“西方式爸爸”的话,在对孩子品行的要求上,他更接近于自己的父辈:传统的中国士人。

  有人曾经问梁思礼,你从你父亲那里继承下来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回答说:“爱国。”“爱国救国”几乎是梁家九子女的胎记。

  1941年,梁思礼赴美国深造。为了省钱,他曾裹着大衣在零下40摄氏度的储物室挨了一夜,险些冻死,也曾在罐头厂靠着冷冻豌豆过了一个暑假。尽管条件艰苦,但仍没有(灭他心中“工业救国”之梦。1949年夏天,他拿到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著名无线电公司RAC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五花马、千金裘”无法稀释他的赤子热血,他选择了回国。

  此时,他的同窗兼好友林桦,与他分道扬镳,留在美国。几十年后,林桦成了波音宇航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梁思礼成了航天部的总工程师。林桦住在西雅图一个小岛上的高级别墅,梁思礼住在普通的单元房里,工资只有他的百分之一。

  有人问他对此有什么想法,梁思礼的回答是:“他干的导弹是瞄准中国的,我干的导弹是保卫祖国的。”

  而这,或许正是我们为何如此尊敬梁氏一家的原因。在这个崇拜成功、膜拜金钱的时代,总该有人提醒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精英。(摘自《环球人物杂志》、《法制晚报》)

  编辑点评:中西教育有诸多不同,到底孰优孰劣,长久以来一直有争议,如今一些家长甚至将“不束缚孩子个性不设规矩”当成西式教育宣扬,在这种背景下,一百多年前的梁启超的教育方式仍然是中西教育结合的良好样本。

上一篇:代理主席吴敦义在陪同谒陵后
下一篇:名人研究所聘请了来自国内外科研院所、政府部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