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认为他们将政府变成了只为他们利益服务的工具

认为他们将政府变成了只为他们利益服务的工具

  本月,脸书的数据泄密事件引起全世界范围内的轩然大波。这场风波将人们的视线焦点集中到了一家名叫剑桥分析的神秘公司。最近美国媒体深度曝光了剑桥分析公司背后的神秘资本以及隐藏在特朗普、班农、康威等政治人物背后的金融大亨——罗伯特·默瑟,曝光了这位传奇的计算机专家如何跨界成为金融大亨,领导世界上最赚钱的对冲基金,又怎样通过金钱和互联网技术,向美国政坛施加影响力。

  图说:罗伯特·默瑟和他的女儿瑞贝卡,瑞贝卡也是总统竞选的幕后推手之一 图GJ

  罗伯特·默瑟是文艺复兴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旗下对冲基金是美国最赚钱的基金之一。作为一名出色的计算机专家,他通过交易算法和基于数据的投资方式重塑了金融行业。

  1993年,默瑟从IBM离职加入由数学家詹姆斯·西蒙斯创立于1982年的文艺复兴公司。该公司雇佣大量有博士学位的研究人员,对金融市场进行量化分析进而投资。公司旗下的大奖章基金创造了每年近80%的回报率,被彭博新闻社称为“全球最赚钱的机器”之一。

  在默瑟到来之前,公司的股票部门落后于其他投资部门。但是在默瑟的主持下,股票部门的获利、特别是大奖章基金的利润,成为公司年度盈利中最大的份额。据估计,仅2015年默瑟就为文艺复兴公司就创造了13亿美元的回报。他不仅买下了位于长岛海边的豪宅,还拥有了数艘壮观的游艇;他同时还是数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财富可观、家庭幸福、名利双收的默瑟不满于现状,开始利用财富施展政治影响力。在过去10年里,70岁的他资助了一系列帮助特朗普崛起的政治项目,为其通向白宫铺平了道路。

  默瑟的从政之路始于2010年,他出资支持俄勒冈和纽约州的共和党候选人,但都遭遇失败。2011年,他加入了国家政策委员会。通过这个被《纽约时报》形容为“最强大保守派俱乐部之一”的组织,默瑟认识了两个关键人物——白宫高级顾问康威和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班农。

  默瑟从不接受媒体采访,认识他的人评价他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正是这样一个人,却熟谙操纵媒体之道。2011年至2014年,默瑟名下的基金会向持保守派立场的媒体研究中心提供了近1000万美元。2012年,他又向公民联合会捐赠了200万美元。该组织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曝光希拉里的黑料,包括挖出让希拉里深陷其中的“邮件门”。

  2011年,班农起草了一份商业计划,提议默瑟向布莱特巴特公司投资1000万美元。当时的布莱特巴特公司只是一家运营博客新闻的小公司。默瑟接受了这项提议,并将班农纳入公司董事会。后来班农出任执行主席,在他的领导下大幅扩张,招聘了一批专职撰稿人,内容影响力急剧扩大,成为脸书上分享次数最多的政治博客网站之一。

  在班农等人的引荐下,默瑟开始为特朗普“效劳”。擅长通过数据分析掌握市场规律的默瑟,这次瞄准了剑桥分析公司。该公司是政府和军方承包商战略通讯实验室的一个子公司。剑桥分析公司致力于通过大数据分析,了解用户偏好,针对性投放广告影响用户决策。很多知名大型公司都是剑桥分析的客户,包括万事达卡、纽约洋基棒球队、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等。默瑟最后拍板投资剑桥分析公司1500万美元,并推荐班农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2016年大选中,剑桥分析公司将用户数据纳入行为和心理模型,分析选民的诉求,进而投放精确贴合选民的广告,影响选举行为。正如当初默瑟在文艺复兴公司所做的那样,剑桥分析公司将点赞数据纳入个人心理和政治倾向性测试,然后根据结果有针对性地投放政治广告,满足不同人群的政治诉求。剑桥分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尼克斯说:“只要给我68个在上的点赞,我就可以推测出这个人的肤色、性向、政治倾向、智力水平、宗教偏好、是否饮酒、吸毒乃至父母是否离异等一切信息。”

  图说:班农(右)是特朗普身边最具争议的智囊,他的离职曾引发“地震” 图GJ

  剑桥分析公司并非默瑟操纵民意的唯一工具。当特朗普总统去年年初在南卡罗来纳州一家波音飞机制造基地参观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人群中。卡德尔,这位民意专家曾帮助卡特总统于1976年赢得大选,近年来为特朗普提供政治建议。但是他并不直接为总统工作,默瑟才是他的老板。当天下午,特朗普、班农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等人私下会见了卡德尔,随后总统发表了任职以来最具争议的话语:“新闻媒体都是美国人民的敌人。”而这句线年卡德尔在一场保守派人士集会上所说的不谋而合。这条新闻最早由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报道,班农曾是该媒体的执行主席,而默瑟则是大股东。

  卡德尔和默瑟的合作起源于2013年,卡德尔将一项民意调查的结果发给了默瑟和班农:选民对富裕精英的愤怒情绪日益高涨,认为他们将政府变成了只为他们利益服务的工具。两人很快嗅到了机会:这是一个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绝佳机会。默瑟要求卡德尔再做一次同样的调查,最终得到了同样的结果——美国人越来越渴望出现一个强人来统治这个国家。很快,班农将结果转发给了还是商人的特朗普。

  特朗普获胜后,默瑟在长岛的海滨豪宅举办了一场换装派对,以英雄和恶棍为着装主题,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数百名嘉宾出席。在即兴演讲中,特朗普感谢默瑟在他的竞选活动中带来了一些很有帮助的意见。之后,默瑟的女儿瑞贝卡成为特朗普团队中的一员。

  卡德尔曾如此评价默瑟: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既鄙视共和党建制派,也不屑,认为不管在哪个治下,联邦政府都是一个腐败低效的废物。

  默瑟在2014年接受计算语言学协会的终身成就奖时的讲话似乎也佐证了他的政治观点。默瑟表示,官僚机构不是节省时间和金钱,而像一台安装了诸多无用程序的昂贵电脑程序。他还认为,社会不需要保障体系,政府援助只能培养懒汉,每个人都应该自生自灭。

  秉持这样的政治立场,默瑟与班农、特朗普沆瀣一气,似乎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尽管默瑟通过发言人表示拒绝讨论他在特朗普政府中的角色,但是让美国舆论感到担忧的是,拥有高科技思维和庞大财富的政治捐助人,今后将对美国政坛产生怎样的影响?

  共和党人波特表示,2010年以来美国政治发生重大转变,当时最高法院在联合公民针对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诉讼中做出了有争议的判决,取消了法律对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在选举中政治资助的限制。从那时起,权力向一小撮最富有的捐助者倾斜。私人资金在美国大选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然而如果单一捐助的金额受到限制,那么个人就难以产生决定性影响。但现在,波特说:“一个亿万富翁写一张八位数的支票,就能深度参与政治,我们却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一个亿万富翁可以改变政治和公共政策,但几乎没有公众能意识到他们的参与。”

  文艺复兴公司的高级员工大卫·马格曼评价道,“每个人都有表达观点的权利,但倘若政府变得和公司一样,最富有的0.001%的人群购买股票并要求董事会席位时,我们就不再是民主国家。名人娱乐相反,美国将会成为寡头统治者”。如今,事情似乎已经变得如此,隐藏背后的金主一言不发,但数据和金钱却早已成为他影响政治的武器。郭书谏

  美国和英国多家媒体日前报道称,名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分析公司2016年6月起受雇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团队。这家公司获取了5000万脸书用户的数据,随后分析数据、建立模型,试图利用大数据技术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结果。

  此次数据泄露的源头是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科根一款名为“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的应用程序,在脸书上宣称是“心理学家使用的研究APP”,可以向用户提供性格及心理测验。当时,共有2.7万名脸书用户登陆这一程序时同意该软件查看他们脸书资料的请求,科根因此获取了这2.7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以及他们的好友居住地、“点赞”过的内容等相关信息,实际获取数据涉及多达5000万脸书用户,并把这些数据提供给了剑桥分析公司。

  英国一家电视台播出了记者暗访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尼克斯的视频片段。在该片段中,尼克斯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所有数码竞选活动全部由剑桥分析公司完成,特朗普竞选获胜,该公司功不可没。

  节目播出后,剑桥分析公司暂停了尼克斯的职务,并表示他所说内容不代表该公司的价值观和实际运作。该公司还辩称,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的服务并没有使用脸书用户数据。特朗普竞选团队也称,其使用的选民数据主要来自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美国脸书公司陷入用户信息遭“窃用”事件漩涡,3月28日宣布今后6个月逐步终止与多家大数据企业合作,并全面更新网站隐私设定选项,便于用户了解和管理个人信息。

  “终止合作”清单上,脸书列出9家知名大数据企业,包括安客诚、益百利、甲骨文云数据和WPP集团。脸书承认,先前向广告商介绍大数据企业,允许前者利用后者收集的用户信息分析产品受众,在社交网站精准投放广告。

  此外,脸书还推出网站新页面,集中展示隐私设定选项,便于用户阻止第三方程序获取个人信息。这些隐私设定过去分布在至少20页长的文件中。用户今后可轻易搜索、下载和删除脸书储存的个人数据,决定谁能看到自己的信息,管理广告推送等。值得一提的是,脸书虽然简化隐私设定页面,但没有更改任何网站隐私条款,也没改变网站收集的用户数据类型。

上一篇:现代世界在打量一个国度时
下一篇:《意林图解作文》《课堂内外小学版》《创新作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