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才愿意让你跟他们合作

才愿意让你跟他们合作

  原标题:《商业周刊/中文版》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专访:中国电影可以超越好莱坞

  12月8日晚,第17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举行颁奖典礼,博纳影业成为了赢家,勇夺五项大奖:《红海行动》导演林超贤获得优秀导演奖,《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建军大业》、《明月几时有》摘得优秀故事片奖。

  在12月7日,《商业周刊/中文版》举办的THE YEAR AHEAD“展望2019”峰会上,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于冬接受了《商业周刊/中文版》事业群出版人李剑访谈。于冬回忆了拍摄这些电影的初衷和历程,也指出了中国影视市场过去存在的一些问题。

  影视业在2018年经历了起伏和动荡,他对未来感到乐观:“今天真正能够和美国市场并驾齐驱的只有中国,但是我们未来的压力还很大。中国的600亿票房里有一半是美国电影,本土电影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2018年对于每一个电影人来讲,都是很辛苦的一年。年底大家都说影视寒冬,我还是比较乐观的看待。未来一定是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和动力加入好莱坞的制作技术、制作力量融入在一起,拍出全球化的产品。”

  Q:四年前《智取威虎山》推出时并不被看好,但最终票房成绩非常好。当时是怎么想到做这个项目的?

  A:《智取威虎山》是2013年冬天在东北的大兴安岭拍的。这也是我在这么多年拍摄过程当中最难忘、最特别的一次电影创作经历。名人娱乐

  首先这个版权就很有意思。当时这是姜文导演曾经喜爱的一个故事,种种原因他把它放下了,很多年都没有再去碰。有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和徐克导演在拍《龙门飞甲》时,我提到了,于是问他,《智取威虎山》这种戏你有没有兴趣做?徐克给我的第一反应是特别喜爱。我没有想到他对这个故事这么清楚。79、80年的时候,他在纽约唐人街打工,工作是放电影,他放过《智取威虎山》的样板戏和老电影,他非常的喜欢。在谢晋导演还活着的时候,谢晋曾经问他,你将来到中国大陆拍电影有什么想做的,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他就说我想拍《智取威虎山》,当时把谢晋导演都惊到了,说:“没有想到,一个香港导演想拍这样一个故事。”

  这是一个缘起。很多年过去了,到2013年这个戏终于开机了。当然这个过程几经波折,当时的演员除了张涵予之外,其他的演员都是备选进组的,我们第一人选全都没有来。

  A:其实有很多原因,不仅是演员档期的原因,也有他们对这个题材、对这么一个“老掉牙”的故事,50年前的IP,没有信心的问题。至今让葛优老师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来演座山雕,他当时在跟姜文拍《一步之遥》。到今天每次见到葛优我们都聊这个事,说当时为什么没有来。

  少剑波的第一人选是陈坤,因为陈坤拍过《龙门飞甲》,我们很有默契,但是那一年他去演了钟馗。真的是前赶后错,都差一点时间。结果陈坤不来,临时再叫谁也很困难,好像大家都很忙。林更新本来是演“大长腿”,我们就把林更新换成少剑波,这样也成就了林更新。梁家辉本来是给葛优老师演八大金刚的老大的,结果反二变成反一,直接演座山雕。

  A:当时对于市场我们是非常忐忑的。因为毕竟这是一个老的解放军故事,我觉得45岁以上的人,他们并不是电影的消费主力。那段时期全国平均电影观众年龄是21.7岁,所以整个消费主力是90后为主。《智取威虎山》如果让今天的90后感动,这部电影就成功了。

  我们在宣传上,营造了一种好莱坞大片的样式。我觉得恰恰是这些年轻人,他们没有看过真正的剿匪电影是这么真实,这么有生命力,所以很惊喜。一经放映好评如潮,第二周票房超过第一周票房。最终取得了近9亿票房的成绩,在当年这已经是很好了。

  Q:显然这个题材给了信心之后,下一步你推出的大制作是《湄公河行动》。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策划这个电影的?

  A:在《湄公河行动》之前,中央电视台拍了湄公河大案,在央视一套播出,当时收视率接近5,是非常高的收视率,影响力非常大。事隔三年之后,我才启动《湄公河行动》的电影项目。当时的警匪类型片,国内市场是有天花板的,不过两三亿票房。

  我当时敢用2亿投资拍摄是希望能够把它做成一个极致化的表达。请了林超贤导演,我觉得他是警匪类型动作片上是独树一帜的,但是这几年在香港电影局限的题材下,他也面临一个困境,因为他拍的每一场戏、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镜头都精益求精,但是始终在个人作品的票房上没有大的突破。当时他都没有过两亿票房的电影。因此,当时对导演的选择也是冒险的。

  当时还有很多审查的限制。第一,这个案件本身全国人民关注,首先表现我们人民警察出去,不能带枪出境,这是一个执法困境的问题。怎么用电影化表达?其次,我们到境外抓捕一个毒枭,这个毒枭为什么厉害?再加上警察过去不能直接抓人,因为你不是国际刑警,必须要四国联合执法,又不能带枪。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在电影当中是橡皮子弹,到后面才配真枪,而且跟泰国、缅甸警方一起抓捕。

  抓捕不是目的,这个电影如果按照香港电影结构来拍,就是到那里一通乱打,把人一抓或者是一枪毙了,电影就结束了。但是我们的电影不是为了抓毒枭,而要把他引渡回来,在中国审判他,这是中国家国情怀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笔。要活捉,还要宣判,要还13个遇害船员清白,同时也昭告全世界,中国人不能伤。所以这个电影从一开始变成一个除了警匪片的套路之外,还要加入卧底、侦破这种谍战片元素,再加上家国情怀的表达。林超贤导演都很好的驾驭了这些角度和方法。

  《湄公河行动》在2016年国庆档上映,在一批小鲜肉,流量明星围追堵截的国庆档,可以说是脱颖而出。我记得当时有《爵迹》《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两部戏,呼声很高,粉丝量很大。而《湄公河行动》同期上映,第一天我们垫底,人家都是一两亿的票房,《湄公河行动》只有3600万,而且他们都是30%以上的排片,我们只有16%。但是一路逆袭,全程好评,零差评。所有网友、观众对于这样一部英雄主义情怀表达充满了热情,当代人民警察,他们没在大银幕上见过。他们只见过汤姆·克鲁斯上天入地,没有见过中国警察这样的形象。观众看完之后很惊喜,很称赞,都是好评。一路逆袭,最后获得了12亿票房,远远超过了另外的两部的影片。

  Q:是不是有了《智取威虎山》和《湄公河行动》的逆袭成功,所以你有了信心到《红海行动》的时候,甚至没有大明星?还是说像《智取威虎山》一样,其实《红海行动》上的都是备选的演员?

  A:《红海行动》也面临演员的问题。每次拍戏在演员上都很纠结,我们也希望大明星来演,但是大明星都很忙,他们有商业演出、广告代言、网剧等等,他们很忙。首先一条就是时间无法保证。林超贤当时第一要求就是时间,你肯花6个月时间和我在一起,否则这个戏无法完成,你缺一个,其他人怎么办?

  A:对,也有很多演员头发不能动,那就没有办法来了,因为海军战士是有军容要求的。所以愿意花时间、愿意付出、愿意和我们一起并肩拼搏的演员,事实证明最后都成为了今天炙手可热的明星了,他们现在都红了。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真的是在沙漠里、丛林里拍戏的时候,不要命的疯狂付出,真的是很了不起。黄景瑜、杜江、蒋璐霞这些演员,都经历了在他们演艺生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次历练。我相信他们未来的星路一片坦途。

  Q:《红海行动》里的90后、95后,与大家在其他文娱节目当中所看到90后、95后是不一样的。一种新的形象是否被树立起来了?

  A:我们说90后是“网生代”,这些人观看的一大批网剧,包括一些所谓的流量明星加大IP,再加上韩流的影响,我觉得造成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银幕形象是一股阴柔之风,都是非常女性化的。我们真正的银幕形象缺少“硬汉”形象,缺少军人形象。

  《湄公河行动》跟《红海行动》都表达了一种英雄主义的梦想、英雄情怀。《红海行动》更像是一次军教片,把国家今天的海军陆战队第一次展现给观众。我觉得这部电影真实的表达了我们今天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和平的世界,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所以当这些陆战队员临战的时候,所表现出的现代战争的素养和现代战争的意识,以及我们现代化的装备,在这个电影当中得到了充分展现。这个电影最强的一种情怀是表达了一种全世界反恐的主题,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一个重点就是90后保家卫国,我们一直说90后是年轻人,一直把他们当小孩,但你想今年是2018年,00后已经18岁了,已经可以应征入伍了。真正的当代军人,现役的基本都是90后。这个电影给今天的90后一种新的形象,告诉国人,他们已经担负起国家使命,保家卫国,也告慰这一代人的父母,这些人已经真正长大了。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很多家长特别喜欢,特别感到欣慰,尤其是很多年轻人也很喜欢,还有很多的女生也很喜欢,就是找老公要找这样的英雄形象的人。其实这是一个很好好的大国形象的展示。

  Q:从革命故事、公安题材到军旅题材都是主旋律电影,一般年轻人听到主旋律电影会有一些逆反,但是你已经从中得到了心得或者经验去获得好的票房和口碑。以后还会有类似的策划吗?

  A:在过去很长一时间我们都把主旋律电影拍成样板戏,就是歌颂,就是主题先行,忽略了电影的观赏性和可看性以及一流电影的制作水准要求。所以观众会被这些概念先行的电影,加上很空洞、口号式表达的作品影响,把主旋律电影变成一个标签,大家开始摒弃或不喜欢。

  但是你看美国的电影,绝大多数的电影题材都是主旋律,都是美国精神的表达。一部《巴顿将军》,会激起了年轻人对军队的向往。《红海行动》上映之后,很多军校都作为集体观看的电影,作为海军招兵的很重要的形象展示,据说今年海军应征入伍海军的很踊跃。我觉得他带动了一种年轻人融入的使命感,这是电影传递的特殊力量。

  因为我们的银幕上大部分是好莱坞的虚幻的科幻大片,观众们突然看到这样的银幕上放的是中国的超级大片,而且我们都是真实的故事、真实原型、真实的人文表达,这种共鸣使得票房一路飙升,在今年春节档,各种贺岁片、喜剧片、闹剧片的围追堵截下,《红海行动》一路逆袭夺得春节档的冠军。同样,排片只有10%,在春节档的时候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一路逆袭,达到36.5亿的票房,也是今年的年度冠军,也是中国影史第二名的好成绩。

  Q:您对大制作一直情有独钟。据我所知,在电影公司老板当中,你是唯一学电影,学制片出身的,是吗?

  A:我是学电影的,对电影充满了喜爱。电影学院入学那天,上的第一堂课我还记得,就是《电影技术概论》。实际上是技术带来了每一次电影的飞跃,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2D到3D到今天的巨幕,所有电影技术格式的变化都代表了电影技术的进步。

  而在电影作品当中,如果说无法跟上技术的发展,我们仅仅局限于讲故事,不在制作技术上达到世界一流水准的话,其实我们放弃了自己辛辛苦苦从1800张银幕建到今天6万张银幕的院线市场。因为今天的电影院都是可以满足各种格式的现代化视听语言的传递场所,银幕格式都是最新的,都是美国一流的设备。如果说我们的中国电影不做到这样的格式和规格,你首先都上不了这样的银幕。比如说IMAX,如果说我们不能满足这些技术标准,你中国故事讲得再好,只能在小厅小屏上放。我们等于说把我们的快车道,最赚钱的大厅拱手让给了西片。所以中国电影的企业家、投资人们,一定要有使命担当,我们在今天拍什么样的电影?首先我们要能够在快车道上播放,这是一个技术标准,你达不到这样的技术,你再好的中国故事也只能在小厅,在电影频道,在iPad上看。而剧场效果实际上是我们电影的生命线。

  我入行的时候,经历过电影最惨淡的90年代的滑坡。1978、79年中国恢复放映开始,那个时候中国电影市场曾经一年的观影达到293亿人次,人均看电影29次,这至今都是世界纪录。今天美国电影再强大,人均看电影也就是6次,现在我们13亿人口,人均看电影,2017年是刚刚超过1次。去掉9亿农村市场,我们只计算城镇人口的话,我们人均观影人次已经和美国接近了,达到4.5次左右。所以未来这么庞大的一个观影人群和观影市场,我们不在技术水准上达标的话,我们基本上会被美国大片压在小厅当中。

  博纳这几年把大片制作的尽可能接近甚至是达到美国大片的标准,这是我们对现代电影的追求,这也是我们不惜重金拍摄这些大片的目的。只有本土工业起来,才能够带动就业,很多年轻人做技术、做特效。一些人跟了徐克拍《龙门飞甲》,他们在北京开了很多特效公司、后期公司、调光公司,这些人都在服务于中国片,国产电影。这也带来了中国电影工业的进步。

  A: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研究,就是中国在未来的10-20年能不能超越好莱坞?我认为是可以超越的,但是我们要具备很多条件。首先今天的好莱坞不是当年的好莱坞,好莱坞崛起是在二战以后,一批伟大的电影人,把电影工厂从东海岸迁到西海岸,成为世界梦工厂,向全世界输出好莱坞电影文化,影响了这个世界半个多世纪,影响力、传播力都是世界第一。全球的人才聚集到好莱坞,成就了全球优秀电影内容制造商。

  中国要获得和美国电影能够并驾齐驱的地位,首先我们有优势,也就是我们独特的中文电影优势、文化优势以及儒家文化圈的优势。儒家文化圈包括了日本、韩国等亚洲地区。

  其次是我们的市场优势,我们今年的票房已经可以达到600亿,接近100亿美元,美国一直是110亿美元左右。我们已经非常接近北美市场了。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电影市场,同时中国现在有政策的支持,具备了相当多的条件。当今的好莱坞是在华尔街的银行家控制之下的,而不是一代创业家。所以实际上现在是资本在驾驭好莱坞的创作,所以你会看到好莱坞不断的重复拍续集,拍超级大片,除了炫技之外,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空洞的故事表达和人文表达。而这个时候中国电影还是在一大批创业家,一大批优秀的制品人、优秀导演主导着的内容创作,而不是资本在操作。

  当这一代创业家和优秀的创作者逐渐被资本包养、买断或者是靠着中国银行家跟资本家去跟华尔街的银行家和资本家竞争的时候,这个差距可能又被拉大。所以我们这十几年,真的需要一大批领军企业包括博纳在内,能够全身心投入创作,不断出好作品,把全球市场作为我们的输出地,而不仅仅是局限于中国市场,这样与好莱坞的融合就会变得越来越顺其自然。未来一定是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和动力加入好莱坞的制作技术、制作力量融入在一起,拍出全球化的产品。既能够在本土市场、中国市场放映,又能够在全球市场放映。我们和好莱坞将成为双向互赢的一个竞争格局。

  今天真正能够和美国市场并驾齐驱的只有中国,但是我们未来的压力还很大。中国的600亿票房里有300亿是美国电影,本土电影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2018年对于每一个电影人来讲,不管是企业家、投资人,还是明星、演员、导演,其实都是很辛苦的一年。年底大家都说“影视寒冬”,我还是比较乐观的看待,行业在转型,在洗牌,经过了17年的发展,近20年,这批导演、演员功不可没,从5亿票房做到600亿票房,是这些人干出来的。这个年代,我们应该感谢这些为电影付出过的电影同行。

  2019年,注定也不平凡,我们继续专注我们的电影创作,专注我们的人文表达,专注我们电影的技术、商业、艺术、人文,把中国电影在本土市场上的优势发挥出来,能够跟好莱坞电影在本土市场上占有绝对优势,这样才可以让好莱坞同行尊敬你、敬佩你,才愿意让你跟他们合作,生产出全球化的产品,融入全球市场。

  中国还会继续改革开放,电影也在改革和开放,我们也在调整结构。我们不需要这么大的产量,也需要去产能。但我们要集中优势力量创作出世界影响力的作品,这是今天电影人不可推卸的责任。博纳愿意跟更多的全球的电影人合作,趁着我们这一批人还年富力强,还是行业中坚力量的时候,我们有能力调动各种资源的时候,精力最旺盛的时候,为中国电影多拍几部好电影,多争取一份荣光,这是我们的使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K11 Art Foundation与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共同呈献 “
下一篇:w_640/images/20180208/195c43d61c834f37a9d9ca612c25c0dc.jpg w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